枫枫疯疯疯

你要冠。

ba看见视频里的rngm由于胜利振臂欢呼,对少年来说过分宽大的袖口随着他动作笨拙的摆动,rngm索性甩了起来,还大呼着海底捞蜀大侠一类的字眼,过了片刻又一拍脑袋,故作严肃地自言自语到我是ba,我要冷静,旋即还是绷不住表情,鹅鹅鹅的笑了起来。

…原来我是这样的吗?

回忆以往接受采访时似乎也的确是面色平淡的说着“赢了很开心”,在他人眼中原来是这般波澜不惊…ba屈指抵在唇面,思忖片刻将手机锁了屏架在桌上,盯着借助屏幕反光映出来的自己的面庞,缓缓的、伸出食指将两边唇角往上提。大致是这样没错,尽力在脑内勾勒rngm的笑颜,仿着他去抿了抿唇,ba蹙眉凝思,似乎还是差了那么点意思。

“在干嘛呢?”rngm从后面鬼鬼祟祟地摸了过来,双手覆上ba肩窝,捏了几下那处有些僵硬的肌肉,然后一如往常地,双臂半环住对方脖颈,略略探头去看对方的动作。ba遂了他愿,稍偏过头,手也没放下,视线和来者交汇时还将唇线抿得更紧了些。见他表情僵硬,rngm失笑,鹅鹅鹅的说他皮笑肉不笑,是个假笑男孩,然后凑上去浅吻ba唇尾:“好了,别整这些,去打训练赛吧。”

评论(4)

热度(14)

  1. 1枫枫疯疯疯 转载了此文字